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樸槿惠下臺!韓國總統彈劾案通過! 閱讀/點贊 : 10萬+/4703 比如財政、金融體系!

樸槿惠下臺!韓國總統彈劾案通過! 閱讀/點贊 : 10萬+/4703 比如財政、金融體系

時間:2019-10-14 10:25 來源:discuz彩票走势图源码 作者:南平市 閱讀:627次

discuz彩票走势图源码 www.wwnfoq.com.cn 總的來說,樸槿惠下臺從1992年“中共十四大”到2002年“中共十六大”這十年中,樸槿惠下臺中國建立了一些與現代市場經濟相匹配的宏觀管理框架,比如財政、金融體系。按照一種更加通俗的范式,這就是說,中國在這十年中建立了一個具有現代化色彩的上層結構。比之1980年代,中國的上層管理結構具有了更加濃厚的專業化色彩。也正是憑借這些在90年代中期建立的資源配置工具,通過對資源大規模行政調配和誘導,中國領導人在90年代末期和本世紀初期竭力支持了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勉強維持了改革的合法性基礎。由于中國金融業尤其是銀行業的國有壟斷性質,中國宏觀管理當局吸取資源的能力極其驚人,而這種能力因為民間財富尤其是居民儲蓄的高速積累而被加倍放大。在這樣的情況下,創造某種增長和表面繁榮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奇跡?;謊災?,這種增長仍然是某種行政主導增長的變異,而不是消費者主導的自主增長。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要對這個增長奇跡保持非常高的警惕性。中國計劃經濟時代以及諸多發展中國家的高速增長的歷史經驗都為這種懷疑提供了有力證據。潛藏于這種增長中的浪費、腐敗和低效率將在未來讓我們付出高昂的代價。中國國有銀行系統目前的可悲處境,強烈的暗示了我們未來可能遭遇的經濟動蕩。

與以前充滿意識形態狂熱的“黨政權”相比,韓國總統彈鄧小平時代的的官僚政權雖然具有越來越專業化、韓國總統彈理性化的色彩,但其不受監督、不受制約的特征與毛澤東時代的黨政權毫無二致。毛澤東的“黨天下”變成了鄧小平的“官天下”,一個極端狂熱因而也極端殘忍的政權變成了一個極端理性,因而也極端自私的政權。這實際上是鄧小平為自己的改革留下的一個災難性的后門。對于一個喪失了信仰同時也喪失了道德自律的官僚政權,這種理性化意味著也僅僅意味著本集團的利益最大化,而其不受監督的絕對權力則為這種極端自私的最大化提供了絕佳的制度條件。今天中國貧富極度懸殊的現實以一種絕對冷酷的方式證明了這一點。在文革時期,毛澤東曾經用他一貫的冷嘲熱諷說過:資產階級就在黨內。毛的這個夢魘在1990年代的中國迅速變成了事實。只不過,這個所謂“資產階級”與現代資產階級并無太多相似之處,它更像是那個古老的“官僚資產階級”。正是在這個意義上,1990年代之后的中國政權更像是蔣介石先生逃往臺灣之前的國民黨政權。1990年代之后,在老一代的中國共產黨人中流行過一句感慨“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表達到就是對這種歷史重來的無奈。與這種逐漸固化的分配模式及階層結構像耦合,劾案通過閱中國經濟增長的模式也逐漸被鎖定。仔細觀察中國25年的經濟發展,劾案通過閱我們就會發現,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實際上有兩個主要動力。一個來自投資,另外一個來自出口,而推動經濟增長三駕馬車中最為重要的消費,卻始終萎靡不振。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中國近十年的最終消費在GDP中所占比率平均為59.5%,而世界平均水平卻是79%,相差將近20個百分點。如此巨大的差距,使我們不能不懷疑,中國經濟中存在著某種嚴重的循環障礙。不過,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最終消費率在GDP中的比率已經形成了長期的下降趨勢。從80年代開始,中國的最終消費率平均以0.5個百分點左右的速度下降。在據稱中國最發達省份之一的江蘇省,這個比率在2002年甚至下降到了45.6%。低得不尋常的消費率,除了證明我們上面已經談到過的分配嚴重不平衡之外,大概只能說明大多數中國民眾的收入水平遠遠沒有跟上GDP的增長步伐。在消費逐漸下滑的情況下,中國要維持GDP的增長,便只能越來越依賴投資與出口。但在90年代后期,中國經濟的這種依賴已經達到相當反常的地步。在據稱已經成功擺脫了亞洲金融?;?,中國的投資率不降反升,2002年達到40%,而中國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汪同三先生估計,2003年的全年投資率將可能達到45%。請注意,中國現代史上最為荒唐的“大躍進”時期,中國的投資率是51%。而在新世紀開始之后,中國的投資率正在迅速接近這一危險水平。當然,我們并不是說,我們會遭遇“大躍進”一樣的災難性后果。但是,有一個后果則肯定是一樣的,那就是,這會導致對國民財富的驚人浪費,使中國本已經十分嚴重的生產過剩情況進一步加劇。那么,為什么在產能過剩情況然如此嚴重的情況下,還會有如此高漲的投資熱情呢?這可能是中國經濟體系中一個重要的秘密。這個問題我們留待本書的其他章節加以討論。在這里,我們只想指出,中國經濟增長對投資的依賴已經有日益鎖定的趨勢。理由非常簡單,由于中國嚴重不均衡的分配模式已經趨于鎖定,要想維持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這在中國一直是一個政治性任務,因為它直接關系到中國的失業率),就必須努力提高投資率(在中國目前政府仍然控制大量經濟資源的情況下,這是一個最容易做到的事情),而大量效益底下的投資必然進一步減緩國民收入的增長速度,收入增長的緩慢又反過來降低人們的消費意愿和消費能力,這就要求有更高的投資率。如此惡性循環,其結果必然是一場非常痛苦的經濟調整。然而,這種調整在政治上是很難被接受的。所以,在這個惡性循環還沒有達到頂點的時候,我們將會繼續看到中國低效率投資的進一步高漲。不過,已經有人警告,我們可能正在逼近這個循環的逆轉臨界點。

樸槿惠下臺!韓國總統彈劾案通過!    閱讀/點贊 : 10萬+/4703

與中國1970年代末期的農村改革不同,讀點贊10中國的基層民主不可能像土地承包制那樣可以立即釋放出巨大的生產力,讀點贊10收到立竿見影的奇效,因而也不可能像GDP那樣有明確的衡量標準,并迅速加強本身的合法性。相反,它看上去很可能是亂糟糟的。除非中國的政治領袖在意識形態上確立民主的價值,并用最大的決心加以?;?,否則,中國的基層民主將隨時都可能夭折。民主本身并不直接創造經濟價值(可能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中國的政治領袖才對基層民主猶疑不決,起步多年卻仍然在起點原地踏步),它著眼的是對資源以及經濟成果的更公平的分配,并由此培育社會正義和社會和諧。在這個意義上,民主是一個社會得以被結構的隱形地基,是創造價值的價值。在經過30年代的改革之后,今天中國所奇缺的并不是創造更多利潤的動力,最缺乏的是對利潤更加公平的分配機制(而這種不公平分配被廣泛認為是中國內需不足以及經濟結構畸形的關鍵原因),基層民主正好可以彌補這種機制的稀缺。1989年之后,中國一直采取的是“政治問題,經濟解決”的辦法,但現在我們恐怕得的掉過頭來,采取一點“經濟問題,政治解決”的辦法了。在胡錦濤時代,中國政治制度的主要任務,已經從全力推動、維護經濟發展的單一目標中退出,必須開始解決更為棘手的貧富懸殊、環境污染、社會分裂等同時出現的多重挑戰。而這些任務的完成,單純的經濟改革已經力有不逮,需要中國政治制度實現切實的轉換。時代不同,任務不同,中國政治制度正是從這種新的時代壓力中獲得了充足的轉型動力。1989年之后,中國的上層斗爭徹底消停了,但十多年之后,中國基層卻正在著火。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中國的基層民主和自治,已是箭在弦上,有不得不發之勢。與中國官僚集團利益惡性擴張同步發生的703是老板(中國領袖層)要求經理層(官僚集團)上繳的份額也逐漸開始最大化。1990年代末期以迄于今703中國政府稅收直線飆升就是這個最大化的形象說明。在1990年代中期尤其是1997年亞洲金融?;?,中國領袖層為了維系經濟增長所需要的剛性投入(這關乎老板本身的合法性)以及國防、教育等方面的基本投入,在經濟增長紅利中所索取的份額也水漲船高。這兩個剛性的最大化疊加、耦合在一起,其結果就是作為員工、股東的中國民眾的福利被壓縮在極限甚至出現絕對的倒退。1990年代中期之后,中國民眾在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等公共品方面所遭受的剝奪,可能遠遠超過他們工資增長。也就是說,1990年代中期之后,在相當規模的人群中出現了明顯的福利倒退。在中國改革過程中,中國民眾的福利本來就被設置在相當低的水準之上,倒霉的是,他們不僅碰到了一個左支右拙的老板,而且還碰上了一批貪婪無良的經理,兩相夾擊之下,難怪許多股東、員工要在生死線上浮沉了。與中央政府相比,樸槿惠下臺地方政府的全能只是就其控制范圍內小一些,樸槿惠下臺但其性質仍然是標準的全能政府,這一點,我們可以在地方政府在整個改革時期的投資方式看的非常清楚。在1980年代,地方政府的投資主要依賴中央財政的撥款,爭取中央項目就成為主要手段,在撥改貸之后,地方政府投資手段主要靠命令當地國有銀行貸款來取得,而在90年代中期國有銀行貸款權逐漸被上收之后,地方政府的投資手段被迫多樣化,在繼續爭取國有銀行融資以及中央財政的大項目之外,還開始利用股市、地方金融機構(比如地方商業銀行)、外資等等。在1990年代中后期,中國官僚系統可能是在全世界出訪最頻繁、隊伍最龐大的招商引資隊伍(許多地方干脆設立了常設官僚機構:招商局),而他們許諾的稅收優惠,土地優惠也是全世界最慷慨的。到了新世紀的城市化階段,地方政府終于找到另外兩件法寶又一次撬開了國有銀行的大門。一是土地,二是城市基礎設施的特許經營權。土地可以抵押,特許經營權所帶來的穩定現金流也同樣可以用來抵押。而這是中國低能的國有銀行最容易避免麻煩的貸款方式。世界銀行的統計顯示,自1998年以來,銀行對政府的貸款(包括持有政府發行的債券)每年猛升61.6%,而每年對于企業的貸款僅上升10.4%。這些貸款大量進入地方政府推動的機場、鐵路、公路、電信等基礎設施建設。顯然,在如何套取銀行貸款方面,中國的地方政府表現得相當出色。中國地方政府的這種能力反映在宏觀數據上就是,在2003年的一季度地方項目的投資增速達到65%,相形之下,中央項目12%的投資增速就顯得克制得多。地方政府投資爆增的態勢立即激怒了中央政府,嚴厲的行政措施隨即而來。在2004年4月底,甚至破天荒地出現了命令股份制商業銀行停止所有貸款業務的紀錄。這種強硬的舉動讓人想起了11年前的那一次宏觀調控,同樣的投資過熱,同樣的“嚴刑峻法”,真是“過七八年又來一次”。(如果11年前,因為中國仍然存在普遍的短缺,過度投資還有某種理由的話,那么在普遍過剩的今天,過度投資又所為何來?這不由得讓人懷疑,號稱取得了巨大成就的中國改革,究竟是讓中國的官僚機構進步了還是退化了?)中央政府在2004年的宏觀調控是明智的,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地方政府的巨大投資最終都將通過國有銀行的壞帳、國家財政的赤字(顯性和隱性赤字)、國家土地資源總量驟減的方式對國家主權信用造成重創?;謊災?,地方政府以及各種利益集團紛紛在趁“熱”打劫,竊取國家信用以自肥。而中央政府正是這種國家信用的唯一承擔者。地方政府的財政能力極大化是一種非常正常的沖動,但關鍵的問題在于,在今天的中國,地方政府財政能力的極大化,都是以國民未來的預期收益減少作為代價的,它的成本是由子孫后代的未來福利來支付的,而它的收益則卻在今天被特殊利益集團所兌現。這大概就是聰明的溫家寶在2004年宏觀調控中要“堅持把緊土地、信貸兩個閘門”的原因。顯然,作為一名在專業上非常用功的政治家,溫家寶已經清楚的洞悉了調控的技術要領。但問題是,中國官僚系統的投資沖動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技術或者經濟問題?!靶糯屯戀亓礁穌⒚擰笨吹米∫皇保ň拖裰戽g基那樣),但看不住一世。一遇機會,就會死灰復燃。中國2003年重新開始且至今沒有結束跡象的投資過熱就是一個明證。在這個與1992年幾乎一模一樣的投資過熱背后,浮現出的是同一個古老的政治問題——擁有太多資源且完全不受約束的官僚體系。在某種意義上,它已經在中國存在了數千年。要想根治這個問題,技術和經濟手段恐怕無濟于事。更為吊詭的是,經濟高速增長本身正是中央對各級地方官僚提出的政治要求,這就是說,中央政府自己就是問題的一部分。所以在遏制地方府過度投資方面,中央政府不可能走得太遠,它只能在足以保持社會穩定的增長速度與防范金融風險之間走鋼絲。這是一個維持了20年的脆弱平衡。種種跡象表明,這個脆弱的平衡游戲正在趨近終點。我們的判斷是:地方政府開始大規模的利用土地投機(一個完全不可再生的資源)來強行推進經濟增長的事實已經說明,政府手上可資利用的要素資源已經趨于枯竭。因為在我們看來,土地,是各級官僚系統以全能方式推動經濟增長的最后可以任意使用的要素資源,一旦這個資源被掐死或者消耗干凈,官僚強制型的經濟增長就將無法維系。這暗示,已經維持了20多年的以政府投資為主要特點的經濟增長模式正接近油盡燈滅之時。接下來的問題是,中國能用什么東西來取代經濟增長的這個官僚引擎?如果經濟失速真的發生,放在中央政府面前的就只有兩條路,要么繼續強行維持原有的經濟增長路徑,這意味著放任各級官僚系統的不智投資,要么以巨大的政治意志忍受經濟突然失速所帶來的社會痛苦,并開始中國社會的全面轉型。但其中任何一條都可能引發難以預測的風險。前途的確非常兇險。

樸槿惠下臺!韓國總統彈劾案通過!    閱讀/點贊 : 10萬+/4703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韓國總統彈中國的貧富差距已經達到極其險惡的程度,韓國總統彈并且馬不停蹄地不斷刷新經濟史的記錄,中國經濟學家鄒恒甫甚至轉引民間調查機構的數據認為:“考慮到高收入家庭有隱匿收入的傾向,有些民間調查機構甚至認為目前中國的基尼系數已達0.59?!卑湊找話愕謀曜?,0.4以上的基尼系數就屬于分配極不平等的國家,中國0.59的基尼系數很可能意味著一部分人已經陷入人間地獄般的身存災難。對于亞洲的經濟奇跡,克魯格曼先生曾經有形象的描述:亞洲的奇跡主要是靠汗水而不是靠靈感創造的。如果這個說法的確是準確的話,那么以血汗澆灌中國經濟神話的“汗水階層”應該是最大的受益者。然而,結局卻非常諷刺,他們獲得的回報被壓縮到了僅僅能維持簡單再生產的最底線。仔細辨析中國最新一輪的“引資改革“,劾案通過閱我們可以輕易發現這樣一個隱含的前設,劾案通過閱那就是:我們已經無法通過本民族的資源(無論是政治資源,還是文化資源)來改革中國的國有銀行,而必須借助于超越于民族國家的全球化力量。這個不幸的“發現”雖然讓人羞愧,但可能非常接近于真實情況。而這,正是中國金融以及中國全部改革的最大困局所在。然而,一個無法自救的民族在危難時刻是很難指望觀音菩薩突然現身的。期望外資作為散才童子解中國金融于倒懸,恐怕只能是一種神話。從某種角度看,當下的金融改革多少有點像如今在中國已經名聲掃地的國企改革,只不過,老板換成了老外。

樸槿惠下臺!韓國總統彈劾案通過!    閱讀/點贊 : 10萬+/4703

仔細分析“天安門運動”,讀點贊10我們會發現者是一個奇特的混合物。借助這場運動,讀點贊10中國民眾實際想做的,僅僅是表達抗議,舒緩不安,發泄不滿,而中國知識分子卻誤以為這是對他們激進改革方案的全面支持。顯然,中國學生所要表達的已經遠遠超過中國民眾所想要的。而能夠將中國知識分子和大眾聯系在一起的,僅僅是一種情緒、一種道德義憤。一場具有技巧的絕食所激發出的廣泛同情,使學生與民眾的聯盟規模剎那間擴充到了極致。然而,一場僅僅靠道德感所粘合起來的聯盟注定是短暫的。而兩種明顯不同的訴求在一個必然具有巨大殺傷力的群眾運動中被結合在一起,則肯定是一個十足的悲劇。

在1980年代末期703隨著城市改革進程的艱難推進703中國歷史上最新一次階層分化已告肇始。社會階層在建政前30年一直保持穩定的同質結構開始瓦解,受損集團和既得利益集團逐漸浮出水面。所有這一切都預示著中國傳統社會階層的解體,取而代之的將是一個社會階級的新景觀?;瘓浠八?,中國在毛澤東時代形成的“全體一致”的“人民”概念,已經不再是理解中國的有用工具。中國人已經很難再作為一個整體來詮釋改革了。2002年武漢某高校邀請一位院士參加本校一個國家級實驗室的成果評審會。但這位古稀院士不僅自己來了,樸槿惠下臺還堂而皇之地帶來他的情婦——一位與這位院士年紀懸殊的少婦。如果故事僅僅是這樣,樸槿惠下臺人們可能只會將它當作一個談資,寬容的一笑了之。但問題在于,這位院士竟然要求接待單位報銷這位女士的來回機票。同是這一年,北京一所著名經濟研究中心的一位海龜經濟學家受邀到深圳一家證券公司講演。在主辦單位如數付清了他的“出場費”和來回機票之后,這位海龜經濟學家竟然又掏出一張機票要求報銷。為了不撕破臉面,主辦單位只好當了一次冤大頭。但他們私下里卻非常震驚和憤怒,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這種全無羞恥的勒索竟然來自最不可能的人群——學者。然而,千真萬確,正是他們——標榜著中國文化精神的知識精英群體,正在以最漫畫的方式演示著中國改革價值在90年代中后期的徹底淪喪。

2003年10月27日,韓國總統彈山東鄒城市城管隊在追打一名賣油餅的小販時候,韓國總統彈當場將這位小販碾死。第二天,上千名憤怒的市民沖擊市政府和市委,并沖入辦公樓將許多辦公用品砸碎。2003年5月6日,劾案通過閱由國家計委和國家體改委合并而成的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正式掛牌。這個不動聲色的掛牌儀式,劾案通過閱同時標志著兩個時代的結束。一個是從1949年開始的計劃經濟時代,另一個則是從1978年開始的延續了25年的改革時代。對于帶有“命令和強制”色彩的計劃時代的消失,人們可能不會感到意外,但對于一個被經濟增長渲染得如日中天的改革時代的淡出,人們則多少會有些突兀。不過,新機構的名稱已經明確無誤的將這種時代切換昭顯出來。雖然“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名稱上還保留著改革的字樣,但秩序已經顛倒?!胺⒄埂痹誶?,“改革”在后。聯想到“計委”和“體改委”在自己的時代呼風喚雨的日子,這個名稱上的變化顯然不是“不經意”的。對于體改委的隱退,非常了解中國改革的經濟學家石小敏這樣評論到:“迄今中國的20多年發展可以分成兩個階段,前十多年是改革,后十年是轉型。前一段,改革基本上是自上而下推動的,需要有一個宏觀調控部門來指導和協調各方面的利益。而在后十年,改革呈現多元動力推進的局面。體改委能起到的作用自然越來越小?!比歡雜謚泄男亂淮斕既死此?,在“發改委”這個名稱背后,顯然還隱藏著他們對中國改革形勢更加樂觀的理解。在他們那里,經過十年的時間,中國市場經濟的體制框架已經基本搭建完畢,接下來的就是不斷完善的技術性修補工作。對時代的這種判斷,充分體現在了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的精神中。從十四屆三中全會的《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到2003年十六屆三中全會的《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僅有一字之差,即由“建立”變為“完善”。在體現執政連續性的同時,也充分表達了新一代領導人對現有體制基礎的信賴。這個被簡稱為“新五十條”(對應于10年前的老“五十條”)的《決定》中羅列詳盡、條分縷析的專業表達,更彰顯了新一代領導人越來越濃厚的技術官僚色彩。一位海外的評論家也注意到了十六屆三中全會的這個特點,他說,“24年前的‘三中全會’對中國的發展產生深遠的影響,并且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但這次的意義恐怕更多的在于技術層面、經濟與社會層面,可能沒有太多很深刻的政治意義;不過沒有太多政治含義與影響對中國來說或許是一樁好事?!泵揮欣斫獯淼幕?,這位評論員是在批評中國引為傳統的“泛政治化”傾向。不過,這種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傳統印象仍然停留在20多年以前,與中國今天的現實頗多不符,甚至剛好相反。實際上,自從1978年之后,中國現實政治中存在的恰恰是“泛經濟化”的傾向,或者更加準確的描述是:公權的商品化潮流。中國政治對經濟的控制不是消失了,而是以一種更加隱秘、更加有力的方式存在著。它甚至已經成為一種比傳統的計劃經濟更加難以溶解的體制形式。與“市場經濟體制框架基本建立”的樂觀判斷相比,這可能更加接近問題的真相。而這種具有自我加強能力的“權力經濟”體制,就是為雄心勃勃的中國新一代領導人準備的舞臺。如果不改造這個舞臺,新一代中國領導人的審慎、漸進、溫和等等技術官僚與生俱來的性格優勢就可能反過來成為束縛他們的致命弱點。這種命運,在他們的令人尊敬的前任朱鎔基那里已經被悄悄的證明。

2003年8月22日中午11點,讀點贊10南京居民翁彪由于拆遷問題引火自焚。這起慘劇被稱為“8?22”事件。不過,讀點贊10發生在南京的“8?22”慘劇僅僅是一個全國性自殺抗議運動的開頭。不到一個月之后的9月15日,安徽人朱正亮將這一把火燒到了北京。同樣是拆遷問題,但朱正亮的自焚顯然比翁彪具有更加強烈的抗議色彩。他不僅選擇了北京,而且選擇了最具宣示意義的天安門金水橋。在接下來的整個十月,幾乎天天有人將天安門作為他們表達絕望的場所,他們或自焚,或跳水。天安門變成了中國自殺抗議的圣地。以至于北京警方不得不以嚴厲口吻警告,不得將“天安門作為制造事端、報復社會、發泄私憤之地”。100多年來,天安門一直是中國知識分子的表達他們社會理想的傳統場所,100多年之后,知識分子不見了,尾隨而至的是中國的底層民眾。不過,中國底層階級來這里可不是為了表達什么理想和信念,他們要表達的,是對這個社會的絕棄,其中暴力與血腥氣氛隱約可聞。雖然這一次他們的暴力是指向自己的,但誰也不知道他們下一次會指向誰。在2003年發生的這一系列事件表明,中國社會的利益表達通道已經完全被阻塞,于是人們只好訴諸于這種極端方式。我們很難想象,如果這些人還有其他的表達方式,他們怎么會選擇以生命為賭注。這一次抗議的主角雖然普遍是中國的下層民眾,但這并不表明中國其他階層就有更暢通、更有效的表達方式。更有可能的一種情況是,中國的其他階層境況稍好,有更多的本錢恪守中國人的隱忍“美德”。這是中國傳統和現行體制的“陰險”之處。2004年8月27日703美林集團亞太地區負總裁馬蓉在“2004年中國財富管理論壇上”發布最新報告7032003年中國百萬(美元)富翁已經接近24萬,比上一年猛增12%。這個增幅不僅大大超過中國9.1%的經濟增長率,也順利地為中國贏得了又一項世界第一:全球百萬富翁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

(責任編輯:南投縣)

相關內容
  • 這一兩年會更理解他們作為父母、作為家庭甚至家族的頂梁柱,他們的付出、隱忍和包容。
  • 燉菜都是偷飯賊,就米飯吃不僅僅是香,還能收獲那種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一頓便飯的快樂。
  • 流感特效藥“奧司他韋”頻繁斷貨、一藥難求?囤藥之前先看這篇!    閱讀/點贊 : 0/0
  • 被罰60萬的絕味鴨脖,該向杜蕾斯月薪3萬的文案學習  2019-12-24
  • 省法院、省檢察院舉行第二十八次工作會談:共謀高質量司法 服務高質量發展  2019-03-28
  • 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可以出示相關線索或者材料,并申請法庭播放特定時段的訊問錄音錄像。
  • 過銀行貸款、試行發行股票、吸收海外游資來解決資金問題,讓這些企業實行自負盈虧、面向市場來經營發展。
  • 腸道生物膜:菌群與健康的關鍵樞紐 | 熱心腸日報    閱讀/點贊 : 0/0
推薦內容
  • 濟南氣溫猛降20度!重回0℃!出門多穿點,雨和霜凍今晚到!  36536閱讀
  • 編劇為了凸顯本劇的正能量,將關曉彤飾演的女主角設定為獨自在美國洛杉磯打拼的歌舞劇小演員韓星子。
  • 每天10分鐘玩編織,一年后,她的作品震撼數萬人···    閱讀/點贊 : 40650/1023
  • 緊急通知!明天濟南中雨!后天重回冬天!最低2°C,最高8°C!更要命的是……  25129閱讀
  • 羨慕別人的字好看?零基礎練字全攻略,轉走慢慢練!    閱讀/點贊 : 0/0
  • 自己能做些什么力所能及的事,那時候我才發現腦力勞動者和體力勞動者被這個社會的分工劃分得那么明確。